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ongsx1949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散文诗二首:别人和旅人  

2016-10-21 19:04:34|  分类: 诗歌(散文)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别人
      我在别人楼下徘徊。楼有五层,那时的家乡,五层是最高的楼。徘徊于此,不为楼高,也不为楼门。只为了第五层临街的那扇窗内,住着别人。
   一天傍晚,我们在街角邂逅。人,对着人。脸,对着脸。别人就站在我的面前,朱唇皓齿,嫣然一笑,明媚如朝阳东升,一下夺走了我年少的灵魂。我颤栗着惴惴尾随,心里全是那流动的光明。从此身不由己,一天天徘徊于这楼门。
    我陷入了相思,不思茶饭,夜难成眠。心,为之疼。胸,因之空。血,似乎也不再流动,我全身冰冷。
    为了心不再疼,胸不再空,血再流动,更为了重寻温暖的生命,我开始朝拜那楼门。只求再见那嫣然的明媚,照亮我因之而黯然的灵魂。可当别人降临,飘过楼门,我一万次壮胆,要上前诉说衷肠,又一万次退缩。我一万次为我的懦弱愤怒,又一万次轻叹无声。
    又是一天傍晚,小鸟飞翔,晚霞漫天,婉如仙境。在晚风轻拂里,别人倏然降临。手,轻挽着另一个别人。两人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欢笑,飞扬出生命的欢乐。我呆立直视,那令我魂牵梦绕的笑颜正对着另一个别人。我的心没有涌血,似已无血。我仿佛从茫茫天宇间隐去,这世界上已没了我,只有我思恋的别人和另一个别人。
    我看见了灵魂正悄然离开我的身体,轻飘着去追随别人和另一个别人。我睁大眼,在万般无奈中,看着别人和另一个别人缓缓远去。他们亲密地相拥着,在街角消失。
    我的心掉进了绝望的深渊,在无尽的黑暗里向下沉沦。灵魂已经离我而去,我没有了欢乐,也不再悲哀。空余木然的躯壳,茫然游荡在黄昏。
    失魂的我正准备随风远从此湮没于人间。突然看见,我飘浮的灵魂并没随别人而去,而是犹豫着徘徊街角,迷惘无措,摇晃无依,回头见了我,好象若有所思,缓缓地,迟疑地向我靠近。随后渐行渐快,越接近我越稳健笃定,终于毫不迟疑朝我奔来,重回我的身体,融和无间。
    血,又在心里涌流。一阵撕咬的疼痛后,心无旁骛,月朗天青。我猛然明白:这流血流离,回首回魂都与别人无关,一切只在我的稚嫩。一个思想象是自天而降,闪电般照亮我的世界,划过了我的灵魂。就在那刹那间,我不再朦胧,告别青涩。从此,我也成了别人,一步步逐渐走向成人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旅人
       晨雨,劝太阳缓行,且让它,先把世界洗净。旅人,在晨光中醒来,等候雨停。早饭后雨停了,太阳斜挂东天。旅人背起行囊,辞谢主人的挽留,出门。他展望眼前广阔的平原,无边无际的农田,零星的村落点缀其间,构画出,重复延续的人生,和令人依恋的家园。最远最远的天边,似有几朵乌云,那是远山,平原的尽头。旅人要翻越它,到山那边,看那同样的农田,和同样让人依恋的家园。
       脚,把远山,拉到身前。脚,把旅人,带到山颠。身后,是旅人才走过的田原。眼前,一片碧绿的竹海,浩瀚无边。一处村落,在山颠下方,尚有农田环绕。村人舀来泉水,告诉旅人:“前面就是竹山。竹山40余里,除了竹子,还是竹子,没有人烟。我们偶进山里,都是结伴而行。你孤身一人,最好不要进山。村里有旅社,你可暂住,等候同伴。”旅人致谢村人,告有急事,必须今日,到达山的那边。他送还喝完水的水碗,一步一步,走进竹山。
       一条石板小路,覆盖着枯落的竹叶,无叶处,长着厚厚的青苔,告诫旅人小心。一条小溪与小路并排,雨后水涨,水声潺潺。除了溪与小路,满世界都是竹子,竹丛密集,不容人厕身其间。密集的竹丛,也遮挡了阳光,使竹海阴暗。偶有阳光从间隙射入,金色的光芒也变成了绿色。竹海,是绿色的世界。但这不是田园的绿色,这是蒙昧的原始,茫茫的大荒。荒芜,寂然,寂静,除了雨后溪水淙淙,竹海死寂无声。它们把旅人,带入了人类以前的蛮荒时代。告诉旅人,这儿不再是,人类的家园。
       本能的恐怖,不知不觉间,悄然爬进了,旅人心头。旅人不信鬼神,不怕遇见山鬼。但旅人知道,没有人烟处,是野兽的家园。他害怕猛兽,突然出现在面前。因为孤身一人的他,无力与之抗衡。旅人浑身的肌肉,不由自主地收紧。周身的毛孔,汗毛全部直立。心失去了依托,悬挂在虚空,惊惶而惴惴不安。旅人至此处,才知道自然的伟大,和与伟大伴随的险恶;还有个人的渺小,和与渺小伴随的软弱;以及同伴的可贵。
        旅人想起,几年前在一古寺的小博物馆里,看见过一柄磨制的石斧。当时旅人曾延想,这石斧的主人是谁,长什么模样,过怎样的生活,有过什么经历,如今在哪里?又可曾感叹过,岁月的无情,和人生的短促?
        现在,旅人明白了,那石斧的主人,就生活在自己正面对的茫茫大荒。但他不是孤身一人。他的身边,有他的同伴。他和同伴一起,肩并着肩,胆壮着胆,握着自制的石斧,发出原始的呐喊,向蛮荒挑战,采食植物,猎捕野兽,男欢女爱,繁育后代。人类,就是这样走过来的,一步一步,创造了今日的文明,建立了世代相守的家园。但此时的旅人,却叛逆了历史,与同伴远离。他羡慕起那石斧的主人,随时有同伴在他身边。如今的他,愿意做那个野人。人生,什么都可以没有,但不可没有同伴 。
        旅人睁大焦灼的双眼,望断小路的前后,希望看见来人,与他为伴。但是只有小溪和小路,和自己孤身一人,置身这无边无际的竹海。除了小溪淙淙,世界寂然无声。要想退回已经不及,他只能选择前行。族人的心,渐渐麻木。脚下,除了小路,还是小路。身边,除了绿竹,还是绿竹。他茫然地行走。只有悬着的心,永远悬着,惊恐不安。
       太阳渐渐西斜,竹海逐渐昏暗。焦灼代替了恐怖,旅人担心天黑前走不出竹海,那将是他人生最大的灾难。他加快了脚步,并在焦灼中发下一个誓愿:只要他走出山里,他要拥抱,他遇见的第一个人,不管他是老年还是少年,不管他是女人还是男人。他要告诉他,人类最可贵的,就是同伴。
       竹丛渐渐地变得稀疏。小路的两边,还有小溪,也益渐开阔。旅人终于看见了太阳,在遥远的天边,已经下沉了一半。剩下的一半,还在缓缓地下沉。与此同时,在小路的旁边,出现了第一块农田。田中的水早已放干,水稻已割了一半,露出了焦黄的土壤。旅人扑进田里,跪倒在稻禾之下,亲吻那干裂的泥块,止不住泪珠连连。这是人类的劳作,是文明的证据,是同伴即将到来的证明。旅人身处蛮荒几小时,以为可能永离人世,如今又回到了人类之间。他的欣喜,也许只有他,才能完全体会!
        旅人怀着激动,继续起身前行。稻田越来越多,最后连成一片。稻海,取代了竹海。世界,成了水稻的世界。旅人,开始在心里想像,他要拥抱的人,是什么模样。他将怎样告诉他,他发起拥抱的因缘。
        几座竹楼,外墙涂着雪白的石灰,屋顶冒着淡黑的炊烟,在小溪那边,立在旅人面前。一座小石桥,把那边,和这边相连。族人快步跑上石桥,巴不得马上进到村里,实践他的诺言。但他的脚步,渐行渐变得沉重。最后他停下来,在石桥上呆立。原来在他的眼前,迎面是一壁泥墙。泥墙上用黑墨,写了一行大字:“坚决打倒xxx”。“xxx”三字上,还添加了红笔划的大叉。可能是当时蘸墨过多,几团红色的墨迹,滴落在人名之下,如同血迹。
        旅人的心变冷,旅人的眼变暗。刚刚结束的竹山之旅,在他心中注入了怀疑。他希望如今所见的,不再是真实。他在心里默默地追问,既问自己,也问所有他人:“人呵,你靠与同伴,齐心协力,走出了蛮荒,创造了文明,却为何,不能彼此相爱?文明的人类,为何还像,野蛮的人群,彼此间残杀,把敌意和仇恨,写在脸上,刻在心间?人呵人,为什么总跨不过,那道爱恨情仇的门槛?”
        暮色已经四合,旅人还得赶路。他艰难地抬起沉重的脚,走完了石桥,绕过了泥墙,进入村子的院坝。村人聚在院坝,惊奇地看他,一个只身过竹山的来人。没有人说话。旅人埋头,默默地走路,也没有问候村人,更没有实践他的拥抱诺言。孤独的竹山之旅,和村庄前那红色的大叉,从此永留在旅人心头,使他始终没有从竹山出来。
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